a girl on jupiter

見えない世界に、最後の離島へ。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置顶] 新闻和资源

另一个BO(内容一样) http://blog.livedoor.jp/agirlonjupiter/

遊佐さんのドラマCD HERE updated Happy☆Magic! ラブ×2デートCD 七瀬紫陽(CV:遊佐浩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蔬菜铺的阿七”--读《花葬》

戻り川心中 (光文社文庫)戻り川心中 (光文社文庫)
連城 三紀彦

光文社 2006-01
売り上げランキング : 38979

Amazonで詳しく見る
by G-Tools

在连城先生的这本小说里,我第三次遇见了“蔬菜铺的阿七”(八百屋お七)的故事。前两次一次是在美内铃惠的漫画《玻璃假面》,一次是在最近的直木赏获奖作品辻村深月的「鍵のない夢を見る」当中。三部作品都可算在各自的领域里颇具分量,发表的时间也相差十几二十年,可都不约而同完整地引用了阿七的故事。我相信如果我的阅读面够广的话,遇见“阿七”的次数应该还要更多。那么,“蔬菜铺的阿七”到底是谁呢?
  
  根据维基百科,阿七生活在十五世纪的江户,是一位蔬菜铺老板的养女。十五岁那年,为躲避火灾(火灾应该是江户城的名胜了吧。。。)与家人躲进了家附近的寺庙避难。在那里,她遇到了寺庙里的年轻侍从生田庄之助,心生恋慕之情(不确定是单恋还是两厢情愿)。而家园重建后必须离开寺庙的阿七,从此失去了见到庄之助的机会。隔年,为了再见庄之助,她决定重现一年前的契机,在自家附近放火。结果被人抓住,最后被处以火刑。
  
  审判阿七的人因为同情阿七的年幼,两次正面问她“你现在只有十五岁吧”,因为当时十五岁以下罪责可轻一等。阿七却两次都直接回答道:“不,我已经十六了。”最后还主动拿出了文书证据。
  
  那么这位阿七爱慕的庄之助又是谁呢?虽然对其姓名身份都有诸多猜测,但是最多的意见还是认为他是寺庙里的侍从。那个时代,会来寺庙当侍从的通常是被卖过来的下级武士家的次子或三子。所谓的侍从,其实就是白天侍从晚上男宠。
  
  这短短三百字不到的故事,浓缩的是一种怎样的情怀怎样的审美,以致到了今天依旧被作家们孜孜不倦地借鉴着。事实上,关于阿七的故事并没有官方正式的文献记载,唯一的可考的史实只有一个叫做阿七的十六岁少女在1683年被处以火刑(那年整个江户城的火刑共十次)。阿七死后三年,一个叫做井原西鹤的人创作了名为《好色五人女》的浮世草子,里面有一篇写的就是阿七的故事。八百屋お七从此成为了戏剧文学作品里的常客。东京现在也保存着阿七的墓地,据说前去祭拜的鲜花香火不断。
  
  故事中有多少创作成分已经不重要,在三百多年的时间抚摸下,八百屋お七早已成为被认定的事实。显然人们更需要的是一个十六岁少女被残忍地以火刑处死的“合理解释”。故事的起承转合都是如此的简短,惜字如金的文面下却膨胀出无限的炙热和凄凉。它宣誓的是一种用不成比例的毁灭性代价去换取“可能性”的凄美,一种用不可理喻的牺牲来满足灼人的爱欲的扭曲。它让极丑和极美并存,至恶与至怜共舞。然后我恍然惊觉,八百屋お七简直可以代表整个《花葬》系列的情感基调。
  
  抱歉我用了这么多篇幅只为给《花葬》的书评开头,但是请相信是这本书让人惊叹的才华与文学成就,让我觉得用再多的铺垫也不为过。
  
  《花葬》收录了连成先生从1979年到1982年四年间发表的8篇短篇推理小说。日本版的书名用的是其中一篇的题目《返回川殉情》,大概是因为《返回川》为连城先生获得了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大陆出版的集子,用的是其中另一篇的题目《一朵桔梗花》(正是用了阿七典故的那篇)。而台湾的版本则是用了一个概括性的标题《花葬》。
  八篇故事均发生在大正时代前后,以悲观无奈的男女情爱为主线,展现的是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社会变革、新旧意识形态对抗、人心躁动的时代下的人性侧影。连城先生用推理小说中罕见的凄美缠绵的笔法,以花的意象为暗线,巧妙地编织出了八个饱含命运的不可知与人性的不可测的谜团。让读者被层层递进的悬念驱赶而欲罢不能,又被凄美扭曲的恶意挑衅而坐立难安。
  
  故事中的女性角色几乎都有与阿七一脉相承的精神世界,为了爱向死而生。比如《桔梗之宿》(此后所用的短篇名均以独步出版的《花葬》为准)中以阿七自比的妓院小姑娘,《花绯文字》中自虐也要成全男人的年轻艺妓,《返回川殉情》明知是替代品还要同赴黄泉的有夫之妇。以现在的标价值观而言,连城先生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把“男权”挥霍到了极致,女人不是自愿就是被迫地成为了男人某种欲望的牺牲品。但这也许正是那个时代的风物诗。而在连城先生散发着幽香的文笔之下,这些女人以及她们的精神世界与花的命运柔和在一起,充满了物哀之美。
  
  当然连城先生的这种物哀之情不只献给了爱情,也献给了一个时代的精神内核。当看到类似于“于古董铺的一隅,于这个国家的一个小角落,于时代洪流深处,也会不断发出谁也听不见的怒吼吧”的句子时,他赋予的只属于那个时代交替之时的绝望和哀伤的同情,让人动容。
  说了这么多,请不要忘记,它其实是一本推理小说,而且算得上是一本颇标准的本格推理小说。在每一个短小精炼的篇幅中,在诗情画意缠绵悱恻的文句之中,连城先生兢兢业业地铺设着指向真相的线索,逻辑严密结构紧凑。即使结局常常出现让人惊叹的逆转,却也一定能够从前文当中找到清晰可辨的证据来证明结果的合理性。
  
  这八篇小说均出自社会派推理昌盛而本格派试图重回舞台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因此在诡计和解谜这两个本格推理坐标性的元素上,都能看到作者十足的笔力。但是,又不同于岛田庄司的以诡计构建情节的风格,连城先生的诡计几乎都隐藏于悬念和谜团之下,有时候直到真相大白之时,读者才恍然意识到诡计的存在。
  
  又由于这种重视烘托悬念而弱化诡计的尝试,好几篇故事都带有强烈的叙述性诡计色彩。连城先生大概不是有意要在叙述中误导读者,但最后达成的效果却是把读者骗了个底朝天(而且大概会愿意再被骗一次)。他的“叙诡”多半不是出自叙述技巧,而是要为了完整角色的塑造,必须让他/她顺着命运和人性走出的惊出意外的一步。
  
  连成先生的解谜方式,使用的倒是传统的本格推理的讲解式的一气呵成的证明方式。这一写法在现在比较流行的几类推理小说中倒是很少看到了。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连城先生在三十多年前使用在《花葬》中的诡计、悬念、甚至是动机的创意,都能够在当今不少畅销推理小说家名震四方的作品当中见到。当然,这可以理解为是文学创造中必然性的重复,但哪怕如今的畅销君们真的是受到了连城先生的影响,也没有什么好羞愧的。因为这本书,的确有这个高度。
  
  连城先生在写完《花葬》系列之后,逐渐转向爱情小说。尽管他的爱情小说也带有推理小说中结局不可测的特性,但是他在交出这部空前的作品之后,的确是淡出了推理小说圈。直到2002年之后,才又重新开始写推理,可数量也极为有限。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花葬》系列也可以说是绝后的。它独树一帜的风格几乎看不到演进的过程,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成熟而完整。它用精湛的叙述技巧将华丽的文字渲染灼人的物哀之美以及高超的悬念架构融合在一起,这种写法在它之后再也无处可寻。这书也似蔬菜铺的阿七一般,只能停在历史的那一刻,供后人想象和不舍。
  
  这本书是绞杀灵魂的恶,花尽人忘的凄,和夺人心魄的美。1981年获得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时,评语里写道:“毫无疑问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说的最高成就”。这句话放到今天依旧适用。
  
  (本文的资讯来自于曲辰先生的书评《那一眼的灯火辉煌终究要老—连城三纪彦的花葬系列》,独步文化)

道尾的世界里,最终BOSS只能是孩子--读《光》

光
道尾秀介

光文社 2012-06-08
売り上げランキング : 10031

Amazonで詳しく見る
by G-Tools

有了直木赏的加持之后,道尾的作品背后似乎透出一股“老子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霸气,从获奖作品《月与蟹》开始,接连两部长篇小说《水の柩》和《光》都是纯粹描写孩子在人际关系和家族关系的各种烦恼中成长的故事(当然,这种倾向在《月与蟹》之前就有苗头)。让我不得不怀疑也许这种“少年小说”才是他真正想写的,而前期的各种凶杀诡计逆转都只是为了替自己在文坛中博得一席之地,在市场中站稳脚跟罢了。

因为《向日葵》《乌鸦拇指》之类迷恋上道尾的读者,估计对于他近期的作品会觉得嚼之无味弃之可惜。他刚出道时用几部长篇向世人证明的可以被他玩得登峰造极的“彻底反转”「どんでん返し」技巧,以及大概只有他想得出来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孩子们的诡诈,在几乎成为他的标签之后,被他自己逐渐抛弃了。可他的文笔依旧华丽而灵动,即使是没有什么波折的故事情节,依旧能被他的语言包装得精巧紧凑。

当然,即使讲的故事变了,讲故事的人从来都是那一个。道尾对于“孩子视角”的痴迷,从他出道到现在都从未改变过。不同的是,最初他写的尽是一些没有什么“亲近感”的小孩。那些小孩与其说是”小孩“,不如说是道尾为了故事的观赏性人造出来的“孩子”。尽管他们用“大人无法理解”的孩子思维行动,大概也只是为了合理化最后的“大人不敢想象”的恶。塑造这些孩子,需要的是想象力。
相比之下,《水の柩》和《光》中的孩子就显得给外的真实。这里的孩子再也无法杀人就像切豆腐一样,想到就能去做,去做就能做成。这里的孩子是一群与你我大多数童年时一样,被各种“无能为力”所束缚,只能在封闭的大人世界中跌跌撞撞吵着哭着最终还是得无惊无险地长大。那么以这样一群谁都曾经经历过的人群作为主角,考验的就不再是作者的想象力,而是文学技巧了。

那么说到《光》这部小说,讲的是小学四年纪男生利一和他的朋友们的日常生活中的“冒险”以及他们通过各种“冒险”如何成长的故事。当然,这些“冒险”是真正只有孩子才会认为的冒险,也是只有对于孩子的能力来说才算得上冒险的小打小闹。所以说实话,刚开始读的时候,我也没有对这本书抱有太大的期待。但是随着故事的进行,我还是被道尾的才华折服了。
对于每个人来说,或多或少都记得几件自己小时候做过的“蠢事”,回忆起来,也许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只是,大多数人应该都没有办法回忆起自己当时面对事件时的感官体验。读这本书的过程中,虽说故事中的所有情节我小时候都没有经历过,但是却对主角们的心情感同身受,觉得大概自己小时候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感动和困惑。

另外,也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完全以孩子的视角为视角的小说,情节中四处都充斥着因为孩子的能力和知识所带来的局限。那些对于大人来说轻而易举能够解决的问题,孩子们却必须花很多精力走很多弯路才能完成。而感动与成长也正是在这些弯路中才得以成立。道尾从始至终都非常忠实于这种”孩子们的能力局限”,不论是孩子们的恶意还是孩子们的单纯善良,都被控制在一个“度”当中,虽说没有太多的惊出望外,却也带来一丝引人回味的苦涩。

最后,让我对这本书的评价由三星升为四星的,是这本书中闪烁出的一些道尾前期作品中的能量。细节中埋藏的伏笔,出乎意料的转折--哪怕是在无法惊天动地的孩子们的故事中,都多少能看到他推理小说中的技巧和皎洁。特别是最后两篇,一系列伏笔之后带出的意外,着实过瘾。虽然谈不上“彻底反转”,却也足够精彩。让人觉得道尾是否在试图将纯粹的成长小说与推理小说的技巧作巧妙的融合。

也许道尾通过这本书想证明的是,作者为读者制造感动和出乎意料,也许并不需要夸张的诡计和恶毒的情节,哪怕是单纯而局限的孩子们的世界,也能够写出「どんでん返し」的惊世骇俗的效果。我是不是可以期待这样一部作品的诞生呢。

直到地平线的地方

今天跟老爸聊天的时候,说起妈妈27年前生我的经过。住的是六人一间的大病房,洗漱间只有环绕着墙壁的一排水龙头(跟我大学差不多ORZ),据说我要出来不出来的时候,还一度没了心跳。听上去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回忆起来,小时候家里的生活也一直不宽裕。不过正因为此,父母在物质上虽然对我竭尽所能,也从未娇宠放纵。在教育上虽说也多少吝啬于褒奖,对于我做的选择,却也始终是肯定和支持的。

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特别优秀的自己,却对未来有着很高的期许,也因此对自己有着执着的期待。一路磕磕碰碰失败不断,却总算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应该多少能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代吧。
回忆起来,这大概是活到现在唯一能够自豪的一件事。

每年都在说着同样的事,每年都怀揣着同样的不安。但是,即便如此,也依旧不想选择看起来更轻松的生活方式。
很多时候都很想逃,很多时候都很想放弃,但是,也只有在这种时候,逼自己面对现实,才能够成长不是吗。
往上的路会越来越窄,但是,也只有越来越窄的路,才能让自己领悟到:“人生的价值”一定可以比现在所看到的更开阔与多元。

所以,就再坚持一下吧。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iPhone App
天气阴沉,却偶遇了美丽的郁金香花田。让人由衷感激。

那个孩子一直在哭--「悪人を泣かせる方法」

悪人を泣かせる方法悪人を泣かせる方法
遊佐浩二 羽多野渉 吉野裕行 浜田賢二

インディーズレーベル 2012-03-26
売り上げランキング : 2300

Amazonで詳しく見る
by G-Tools


对这个角色最初的印象,是来自封面上那张奸计得逞之后得意忘形的脸。之后又目睹了他的斑斑劣迹以及那爱钱如命的无可救要的性格,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做,数着对方账户上的“零”都能直接扑过去,忍不住就要对人使坏,对于美好的事物更是有不可抵抗的破坏冲动。讨厌小孩,对人不信。价值观直接了当惨白无光。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挣到足够让自己满意的钱。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婚姻却也只是惨淡收场。而更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固执着自己偏执的人生,似乎每一步都走在自己的计划上,却始终形单影只。
就如开篇,在与那个挣了60亿的男人重逢之前,他自己的感叹一样,”想要的东西很多,却一样也没得到。“

被爱的人视钱如命,爱他的人于是拼命挣钱。这种组合并不少见。但是极端到需要举着存折才能(以及,只要举着存折就能)把他推倒的地步,这种组合,不是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此,让YUSA桑来演鹰尾真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正确决定啊(爆笑

所有的变态都有变态的童年,鹰尾也不例外。动荡残破的成长经历促成了他后来的人生信条:钱比什么都重要,以及,”幸福“是不可靠的。即使表面上他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一表人才的律师,内心却始终揣这一个大洞,自以为自己能够补上,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一直都在打肿脸充胖子。
想来,茅野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晚上,那个失魂落魄的高中生大概才是真正的鹰尾。拖着残破的身子,浑身是伤,也只是裹着大衣一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公园里,一声不响。这么说来,那之后他表现出来的跋扈与肆意妄为,张嘴就来的刻薄的言语,都更像是一个附加在身上的可以称为”恶人“的壳。

这层壳,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比如60亿存款(并不是!),就能轻易戳破。这个方法,鹰尾的太太显然也找寻了很久,比如假装跟鹰尾唯一的(。。。)朋友外遇。但是却一败涂地。这也是当然的,面对这层由无数伤疤组成的壳,新的伤疤只会让它更加坚硬。而变成律师之后的鹰尾,早已练得即使被伤得倒地不起任人宰割,表面上依旧可以冷笑着将对方一脚踢开。
所以说太太,你当初也挣个60亿再跪在鹰尾面前发誓一生效忠他不就好了吗(完全不是这样

鹰尾说他想建立一个理想的家庭。茅野问道,你所谓的“理想”是什么。鹰尾只是淡淡地说了“温暖”两个字。
但“温暖”到底是什么,那个时候的鹰尾大概是完全没有概念的。

有了足够的钱,建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每天早上醒来就能看到深爱的人的脸。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是“温暖”吗?我想对于鹰尾来说,这个温度应该是远高于“温暖”,近乎烫人了吧。烫得他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老实安稳地坐下来享受,却要像笼子里的熊一样,不安得原地打圈。
他想,世界上男人女人那么多,难道我真的是非这个人不可吗?
于是鹰尾决定找别人试试。好在他的朋友只有一个,所以这无理取闹般的”试试“,还没迈出一步就以失败告终。
黔驴技穷的鹰尾终于不得不承认,就算茅野这个火炉对于他来说太烫,也好过外面冰冻三尺的寒冷。

漫画里面对鹰尾的描写,很多地方是靠鹰尾无声而扭曲的表情来表现的,虽然这样很便于表现他那扭曲到几乎掩饰不住的糟糕性格,但是DRAMA化之后,对声优来说应该是不小的挑战。不过对于向来擅长细节处理的YUSA桑来说,自然是完全没有问题。漫画里通过表情来表现的鹰尾的内心情绪,他都通过语气和语速的调整和组合,精准而自然地演绎出来了。
特别是最后鹰尾哭花了脸冲进病房那一幕,那应该是全书当中唯一一次鹰尾诚实地向自己和读者袒露心境。那应该是混合着悲伤,急切,震惊,和醒悟这些南辕北辙的情绪的一慕。漫画里鹰尾顶着一张哭得快变形的脸,冲到茅野面前。一句话也没有说,心情却已是暴露无遗。
我对这一幕本来也不担心,但是听到的却是超出期待的演绎。

最后不得不说,这个故事其实并不太适合改编成DRAMA。因为除去最初鹰尾与茅野重逢,全书并没有一气呵成的情节,也没有太清晰的起承转合的线索。更多的是用人物之间与情节无关的台词来表现两人的性格,再用一些小片段来侧面描写两人的关系进展。属于需要”悟“一下的那种故事。
改编的剧本虽然还是有些许遗憾,但是关键的部分都得以保留。加上(有着同样性格的,喂)YUSA桑的演绎,整张DRAMA依旧是亮点多多,张力满满。

赏花

虽说华盛顿每到了三月,全城都是樱花,但是最壮观的果然还是杰弗逊纪念堂外的潮湾一带。樱花沿着马蹄状的潮湾盛开,粉红之上是洁白的方尖碑和纪念堂,洁白之上是蓝得醉人的天空。而在它们映照之下的水面上,有成群的野鸭漂浮在波光之上。
惭愧的是,到这座城市五年,今年却是我第一次来这里看樱花。
Photobucket

即使现在每天都要路过各种樱花树,潮湾边的樱花们依旧是要比其他地方的来得更加娇柔和坚毅。
Photobucket

美得让轻易接近的人只觉得措手不及。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上班的时候听同事说今天是花期的最高峰,加上担心周末人太多,于是临时决定下班后去赏花。结果没带相机。不过因为樱花本身实在是太美了,即使用iphone随便一拍也是绝景。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实在是太喜欢这粉色了
Photobucket

最后,这影子有没有显得很高大(爆笑
Photobucket

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道尾 秀介「水の柩」

水の柩水の柩
道尾 秀介

講談社 2011-10-27
売り上げランキング : 24792

Amazonで詳しく見る
by G-Tools

道尾笔下的孩子总是给我一种“固执“感,像是被一个玻璃瓶套住,固守在里面,按着自己的标准从容行事,只是偶尔用略显惆怅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世界。这样的孩子怎么看都不是普通孩子,说起来也许只是道尾心里的还未抒发完全的情怀罢了。

这次的主角依旧是孩子,只是讲的却不是孩子自己的事,而是透过孩子的眼睛看到的两个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拼命撒谎的人。一个是孩子的祖母,一个是孩子的同班同学。书腰上的宣传语写这”不论是谁都要为了活下去而拼命撒谎“,”成长与再生的故事“。当初看到这略带悲伤十分矫情的宣传语的时候便觉得,这书必定不会是推理小说了。

这篇不算短的故事,提出的只是一个”人要如何跨越痛苦“的问题。初中二年级的逸夫,家里在温泉小镇经营着一间老旧的旅馆,每天为着自己无聊而普通的人生哀叹不已。在这种平淡到发慌的日子里,同班一位名叫敦子的整天郁郁寡欢的女孩引起了逸夫的注意。

敦子的父母离婚后,敦子的妈妈带着敦子和还是婴儿的妹妹来到了这座小镇。家境贫寒的敦子,从转学过来那一天起,便忍受着班上同学的欺凌。到了小学毕业的时候,老师带着大家去埋时间胶嚢,每个人都写了一封给二十年后的自己的信,唯独敦子写的是一封给二十年后大家的信。那是小学六年级的敦子,唯一所能够做的报复。她要报复的,是二十年后的同学。

初中之后,因为文化祭的关系,逸夫和敦子的交流多了起来。逸夫目睹敦子在超市顺手牵羊,了解到敦子的家境,对敦子的同情,从逸夫的言行中源源不断地流露出来。于是,有一天敦子请求逸夫帮她把小学时候埋的时光胶嚢挖出来,理由是,只有忘记小学时代被欺负的事情,才能够活下去。而忘掉的方式,便是将写满被欺负的事实的信取回来,放入一封普通的信,假装自己的小学生活与大家一样平淡幸福。逸夫对敦子的这个巨大的谎言深信不疑,开始着手计划如何把时间胶嚢挖出来。

故事的一大半篇幅都是在将逸夫与敦子的逐渐熟络,以及逸夫和敦子挖时间胶嚢的前后过程。因为敦子的这个谎言,逸夫深信“遗忘”是跨越痛苦的必须。为了加强这一印象,道尾又给逸夫的祖母安排了一段向家人隐瞒了几十年的谎言。

逸夫的祖母儿时生活过的村子,因为沉入了水库底部,已无法追索。祖母向家人伪造了自己的童年经历,为的只是假装自己充满苦难挣扎和懊悔的过去从来不曾存在过。生活过的村子被水库埋葬,更是让她觉得那个已经被自己的“改写”的过去,终于成为了真正的过去。只是,这样的隐瞒,后来还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暴露出来。祖母一段心痛的告白,又让逸夫相信过去可以被埋葬和改编。于是他开始万分积极的推进挖时光胶嚢的计划,不惜欺骗父母,伪造文书,只为了帮助敦子。

故事进行到这里,可以说是波澜不惊。若不是道尾不断穿插倒序强调敦子的请求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这个进展地不紧不慢的故事,多少有些过于清单。不过就文风而言,虽然在叙事上有些啰嗦,但语句中时刻透着孩子心里才会有的天真和灵气。因为这股灵气,道尾笔下的世界里,每一种颜色都显得比其他作家笔下的颜色更加纯粹和鲜艳。所以,虽然前半段的故事情节本身算不上吸引人,文句读起来却颇有情趣。

时光胶嚢挖出来之后,逸夫才意识到,自己被敦子骗了。从这里开始,全书的情节就朝着高处一路攀升。而这本书中,从用遗忘和谎言来穿越痛苦,到带着痛苦用力活下去,在这里迎来了真正的交接。在痛苦面前不知所措止步不前的敦子和祖母,以及想将她们从痛苦中拉出来却力不从心的逸夫,将目光转向了水库。

作为全书象征意义的核心,淹没了村庄的水库,始终扮演着埋葬和隐瞒的角色。而与它的角色相反的,却是大坝上一览无余水天一色的美景。三个人究竟是如何找到了成长和再生之路,究竟是如何顿悟了“谎言并不能帮助自己走下去”这个道理,道尾没有给出理性和逻辑的分析。正如敦子挖时光胶嚢只是一个借口,水库在这本书里也只是一个借口。而借助这个借口,道尾避免了人生哲理的授教,而是用一种感性暧昧的方式,展示从悲伤中走出的坚强。

就人物塑造而言,叫做敦子的小女孩非常的出彩。即使因为情节的需要而无法避免地偶尔怀着大人的心,还是能够问出只属于孩子的幼小天真的问题。

只希望道尾抒情够了之后,能够重新回来写推理小说啊。

Menu

I am

螺旋

Author:螺旋
Attorney at Law
Washington, D.C.

Email: xuan.michelle@gmail.com
QQ: 749113372

Twitterボタン

出版小说 《败者的地平线》



这是一部以20世纪末21世纪初日本政商界的利益勾结为背景的推理小说。讲述了一群沿着自己的生存法则,以恶果腹,朝着欲望而行的人。他们是恶人,更是败者。

我试图从那个不知道世界有多大,只想知道自己能走多远,因此始终孤军奋战的人身上,找到恶与它的载体之间的相互作用。

而说到底,我只是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罢了。如果它能被你喜欢,甚至能让你感到些许的心痛,那将是对我的最高褒奖。

当当
卓越
豆瓣

时光皎洁

遊佐浩二様DRAMA总整理

Free Talk


検索フォーム

LINK

带一本书前行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amedeo 『誰にでも裏がある』応援中!

【Starry☆Sky ~in Autumn~ 応援中!】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FC2カウンタ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